與非網 12 月 18 日訊,據外媒報道,法國宣布啟動 5G 頻譜牌照的分配程序。此外,法國還透露,50MHz 的 5G 頻譜的價格為 3.5 億歐元,10 MHz 的 5G 頻譜的價格為 7000 萬歐元。法國初級經濟部長 Agnes Pannier-Runacher 在聲明中稱,法國政府和法國通訊監管部門 Arcep,已設計了以固定價格向電信運營商出售 50 MHz 5G 頻譜的機制。

 

 

在聲明中,法國還透露,50 MHz 的 5G 頻譜的價格為 3.5 億歐元,10 MHz 的 5G 頻譜的價格為 7000 萬歐元。法國初級經濟部長 Agnes Pannier-Runacher 在聲明中透露,法國政府和法國通訊監管部門 Arcep,已設計了以固定價格向電信運營商出售 50 MHz 5G 頻譜的機制。

 

Arcep 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法國可能將 3.4-3.8 GHz 之間共 310 MHz 的頻譜用于 5G ,而 Agnes Pannier-Runacher 在上個月就已宣布,法國的 5G 頻譜將以 21.7 億歐元的底價出售給電信運營商,具體包括 4 段 50 MHz 的頻譜和 11 段 10 MHz 的頻譜,50 MHz 頻譜每段的價格為 3.5 億歐元,10 MHz 每段的價格則為 7000 萬歐元。

 

在法國之前,歐洲已有多個國家拍賣或分配了 5G 頻譜,其中德國和意大利 5G 頻譜的最終拍賣價是 65 億歐元,遠高于法國的起拍價。

 

同德國、意大利相比,法國運營商在獲得 5G 頻譜上的花費將小得多,但作為回報,獲得法國 5G 頻譜的電信運營商,有義務在法國全境部署 5G 網絡。

 

除了獲得 5G 頻譜的花費較德國、意大利低很多,獲得法國 5G 頻譜的電信運營商,在付款方式上也會更靈活,不會面臨一次性付清全款的壓力。

 

法國電信監管機構 Arcep 透露,50 MHz 頻譜的款項,可以在未來的 15 年里分期付清,10 MHz 頻譜的款項,則可以在 4 年內分期付清。

 

值得注意的是,外媒在報道中提到,法國財政部和電信監管部門,此前在 5G 頻譜的拍賣底價上曾有分歧,引發了 5G 頻譜拍照分配可能會延期的擔憂,但最終 5G 頻譜還是以 21.7 億歐元的底價出售。

 

頻譜是 5G 建設基礎當前處于稀缺狀態

在解釋頻譜前,讓我們先回想下,平時用手機打電話的場景。我們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何兩個相隔千里的人也能用手機聽到對方的聲音?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書信曾是傳遞信息的主力,郵遞員承擔著信件的收發工作。實際上,手機通信與信件傳遞一樣,是實現信息交流的手段,而幫助手機傳遞信息的“郵遞員”是電磁波。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載體將一個人的聲音信號傳遞給另一個人。

 

手機之外,電磁波還是廣播、Wi-Fi 等無線設備傳遞信息的“郵遞員”。不同形式的信息傳遞方式會使用不同頻率的電磁波,如 1880MHz—1900MHz 頻段用于中國移動用戶的 4G 通信業務,2.4GHz 頻段用于家用 Wi-Fi 業務。

 

不論是手機還是 Wi-Fi,它們都屬于無線電業務。這些無線電業務所使用的頻率范圍在 3Hz—300GHz 之內,這一范圍內的無線電磁波頻率被統稱為無線電頻譜。

 

5G 頻譜是什么意思?

專業人員將上述頻譜資源劃分成很多頻段,這些頻段只能用于特定業務,相當于為不同的通信業務指派專門的“郵遞員”。例如,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規定將 28GHz 頻段的頻譜資源用于開發 5G 無線網絡,那么 28GHz 這個“郵遞員”便只能服務于 5G 網絡信息傳遞。可想而知,如果沒有“郵遞員”,無論 5G 多么出彩,都是空有一身武藝,沒有施展的“舞臺”。

 

然而,在一定程度上,現階段頻譜資源是稀缺的。由于低頻段的電磁波傳播損耗小、覆蓋距離遠、開發難度較小,因此這類頻譜資源主要應用于很早起步的廣播、電視、尋呼等系統。而高頻段頻譜資源則恰恰相反,它的頻率越高,開發技術難度越大、服務成本越高,目前人們能用且用得起的高頻段資源較少。

 

因此,目前高、低頻段的優質資源的剩余量十分有限。

 

頻段資源分配現狀

“目前,全球共享用于地面移動通信網絡的頻譜資源。各國分別設立監管機構管理頻譜資源,如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和我國的無線電管理委員會。”南京世域天基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總裁郭正標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各國監管機構往往將頻譜資源分配給無線網絡運營商,有的國家采用無償配發的方式,有的國家則采用競拍形式將部分頻譜資源的使用權賣給運營商。

 

長期以來,我國一直采用政府行政審批并收取無線電頻率占用費的方式,由主管行政單位將頻譜資源分配給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三大運營商。

 

那么分配之后,頻譜資源又是如何被使用的

“可將頻譜看成是一片尚待開發的‘土地’,2G、3G、4G 等移動通信技術可分別占用其中一部分‘土地’,也就是一部分頻段進行開發、利用。而且,每塊‘土地’都實施專屬開發原則,即一塊‘土地’只能供 1 種移動通信技術使用。”深圳金航標電子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康飛向科技日報記者解釋,比如中國移動從政府部門獲得 4G 頻段的牌照后,只能利用該頻段開展 4G 業務。當然還有一些頻段沒有被分配,就像城市總會預留出一些土地暫不規劃、以備后用。

 

我國 5G 頻譜資源分配與使用現狀

“可以預見,在 5G 時代移動數據流量將呈現爆炸式增長,所需頻譜數量也將遠超前幾代移動通信技術的總和。”康飛指出,頻譜供需矛盾將在 5G 時代愈發凸顯。

 

那么在目前供給有限的情況下,如何使頻譜資源發揮出其最大效力,這是目前眾多學者研究的課題。頻譜資源通常掌握在運營商手中,運營商一旦獲得某個頻段的使用權,那么該頻段將為此運營商的用戶專用,這通常被稱為靜態頻譜分配方式。因此即便運營商不使用或很少使用該頻段,其他運營商也無法使用。長期以來,這種頻譜分配策略導致部分頻譜利用率較低,出現閑置現象。

 

法國電信監管機構 Arcep 完成了對市場主要運營商的頻譜分配工作

在 5G 頻譜分配中,必須允許至少 4 家具備良好服務能力的運營商參與競爭;5G 服務應保證全國各地區普遍受益等。

 

此外,法國電子通信和郵政管理局還要求,獲得牌照的運營商應于 2020 年年底前在法國至少兩個城市啟動 5G 服務,并有序增加 5G 網點數量。

 

2018 年 7 月 16 日,法國政府發布 5G 發展路線圖,計劃自 2020 年起分配首批 5G 頻譜,并至少在一個法國大城市提供 5G 商用服務,2025 年前實現 5G 網絡覆蓋法國各主要交通干道。

 

5G 是第 5 代移動通信技術的簡稱,它具有高速度、低時延、高可靠等特點,是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方向和數字經濟的重要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