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非網 12 月 17 日訊,最近,高通發布了 5G 芯片,并且暗諷友商(華為)5G 不支持毫米波,不是真 5G,然后引發了一大波討論!

 

 

有的“專家”認為: 我國是不可能以毫米波基站為主的,理由有三個原因:

 

第一,毫米波基站抗干擾能力差;

 

第二,建毫米波基站,覆蓋范圍短,要建比 SUB—6 多幾倍的基站;

 

第三,中歐一樣,SUB—6 是民用,毫米波軍用,美國正相反。

 

從目前狀態來看,美國在 5G 毫米波的推進上速度是最快的,歐洲、日本、韓國以及中國預計明年普及毫米波。

 

毫米波頻段

有人說,5G 技術路線之爭,實質上是頻段之爭。目前全球采用兩種不同頻段部署 5G 網絡,分別是 30-300GHz 之間的頻段被稱為毫米波;另一種集中在 3GHz-4GHz 頻段的被稱為 Sub-6。美國運營商主要專注于 5G 毫米波部署。

 

有人認為,毫米波(mmWave)只能指 EHF 頻段,即頻率范圍是 30GHz——300GHz 的電磁波。 因為 30GHz 電磁波的波長是 10 毫米,300GHz 電磁波的波長是 1 毫米。24.25GHz 電磁波的波長是 12.37 毫米,可以叫它毫米波,也可以叫它厘米波。但是實際上,毫米波只是個約定俗成的名稱,沒有哪個組織對其有過嚴格的定義。有人認為,頻率范圍在 20GHz(波長 15 毫米)——300GHz 之間的電磁波都可以算毫米波。

 

在 3GPP 38.101 協議的規定中,5G NR 主要使用兩段頻率:FR1 頻段和 FR2 頻段。FR1 頻段的頻率范圍是 450MHz——6GHz,又叫 Sub 6GHz 頻段;FR2 頻段的頻率范圍是 24.25GHz——52.6GHz,也就是我們這里所說的毫米波(mmWave)。

 

毫米波 vs SUB-6 技術

首先,毫米波技術和 Sub-6 都是 3GPP 規定的 5G 標準,都是真 5G。Sub-6 其實也可以稱為厘米波,因為波長為厘米級,而毫米波則是指波長為毫米波。

 

兩者因為波長不同,所以無線電波的頻率不同,也因為頻率不同,所以特性不同,各有其適用性,均是 5G 里面的重要技術。

 

Sub-6 頻率低,所以傳播得更遠,這樣建設 5G 基站時成本低,站與站的距離可以隔得遠一些。而毫米波頻率高,傳播得近,站與站距離就近了,但毫米波有 Sub-6 比不了的優勢。那就是可以速率更快,帶寬更寬,能夠承載的連接更多,方向性好。

 

1、從帶寬來看,6GHz 頻段以下的 LTE 最大可用帶寬僅為 100MHz,這意味著數據速率至高只能滿足 1Gbps 的下行。但毫米波頻段移動應用最大帶寬達到了 400MHz,傳輸速率能夠達到 10Gbps 甚至更多,在以快為先的 5G 時代,這樣的帶寬表現才能滿足用戶的期待。

 

2、毫米波本身的頻譜資源也更為豐富。隨著 30 年的發展,30Ghz 之內的頻譜資源幾乎已經消耗殆盡,LTE 以及廣播電視網絡以及被運營商以及各個機構瓜分,要想從中開墾良田供給 5G 的難度會非常高。現如今幾乎全球的運營商正在面臨頻譜資源短缺的問題,LTE 與 5G 的沖突已經愈發明顯,因此此時未經開墾的毫米波就成了移動通信行業的“新大陸”,它仍有廣闊的空間留給運營商。

 

3、毫米波本身由于傳播距離比 6GHz 以下頻率更短,因此在整個傳播路徑下,它的定向性將會更具優勢,這使得毫米波信號間受到干擾的可能性將會變得更小,傳播的精度有所提高。另外,窄波束本身由于傳播距離短,它被遠距離截獲的可能性將變得更低,在通訊安全方面,也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

 

4、毫米波曾經的技術“缺陷”現如今也能成為優勢。要知道頻段越高,對于接收天線的尺寸要求就會越低。這意味對于支持毫米波的終端而言,機身內部的接收天線可以做得比以往更小,而對于沒有尺寸限制的終端,也可以在原先的技術上容納更多的高頻段天線,從而獲得更好的接受效果。

 

但是,谷歌的測試結果顯示,采用毫米波部署的 5G 網絡,100Mbps 速率的可以覆蓋 11.6%的人口,在 1Gbps 的速率下可以覆蓋 3.9%的人口;而采用 Sub-6 頻段的 5G 網絡,100Mbps 速率的網絡可以覆蓋 57.4%的人口,在 1Gbps 的速率下可以覆蓋 21.2%的人口。

 

高通毫米波

關于毫米波,最大的反對聲音在于,高頻信號傳輸距離較短并且容易被物體影響,因此需要使用大量的小型基站來提升信號的覆蓋。而這對于大多數運營商而言是不可取的,因為這會帶來可預見的成本問題,部署更多基站意味著移動運營商需要更多時間和投入才能收回成本。

 

但高通卻不這么認為,在它看來毫米波技術本身的高覆蓋會幫助運營商進一步降低成本,事實上早在 2017 年,高通就已經通過仿真實驗證明了毫米波在現代化城市環境中大規模覆蓋的可行性。實驗中的舊金山在 10 平方公里區域內實現了 65%下行連接覆蓋,由于基站本身與 LTE 基站共同部署,它在密集區市區的覆蓋率甚至高達 80%。同時,由于 28GHz 的高頻段提供了更多的帶寬使用,因此它為 6GHz 以下的 LTE 網絡節省了大量的頻譜資源,從而智能手機以及設備在室內環境將會獲得更好的網絡狀況。

 

同時,毫米波的推動也發生在終端上,高通目前已經發布多個智能手機可用的小型化 5G 新空口射頻模組,它們除了支持 6GHz 以外,同樣還能提供對于毫米波的支持,最新發布的高通驍龍 765、765G 以及旗艦 865 三款雙模 5G 芯片不僅支持 SUB-6,更支持毫米波,這方面,高通確實后來居上,走在了前面。

 

華為 5G vs 高通 5G

華為 5G 先于高通 5G 發布,當時華為 5G 不僅支持 NSA,還支持 SA,但是不支持毫米波(沒有提及此),于是,華為暗諷友商(高通)不是真 5G;

 

而剛剛高通發布 5G 基帶芯片 865,765,765G,不僅都支持了 NSA 和 SA,而且還支持毫米波,于是,高通暗諷友商(華為)不是真 5G。

 

至此,看官們應該都明白了,其實,這都是營銷!把自己的優點說得更優一點,把對手的缺點說得更缺一點!這是典型的營銷競爭。

 

營銷之戰

說是營銷之戰,有人不信,說中美兩國頻段都不一樣,那我們來看看下面的消息:

 

中國 5G 毫米波進程:

從 2019.11 初召開的 5G 創新發展高峰論壇上獲悉,我國正在分階段推進 5G 毫米波技術試驗工作計劃。 按照 IMT-2020(5G)推進組(下稱“推進組”)提供的進度表顯示,2019 年 8 月 -2019 年 12 月,開始驗證 5G 毫米波關鍵技術和系統特性;2020 年,計劃驗證毫米波基站和終端的功能、性能和互操作,開展高低頻協同組網驗證;到 2020-2021 年,將計劃開展典型場景驗證。推進組指出,進行關鍵技術測試,是為了研究驗證 5G 毫米波技術和主要特性,從而指導 5G 毫米波基站、核心器件和終端的研發。目前階段,除華為的系統和芯片廠商外,參與 5G 毫米波測試的還有愛立信、中國信科、諾基亞貝爾、中興系統廠商,以及芯片公司高通。 據悉,目前華為、中興和諾基亞貝爾均已完成了 5G 毫米波關鍵技術測試的功能、射頻和外場性能,有力支撐了我國的毫米波規劃工作,后續上述廠商將進一步完善和優化毫米波設備的性能指標。

 

美國 5G SUB-6 進程

美國的 SUB-6 頻段被政府掌握和占用,清理需要 3-5 年時間,單美國也不是置之不理,也在積極進行了 SUB-6 頻段的清理工作了,為了 5G 通信的發展與競爭,甚至為了未來 6G 的鋪路,相信美國也可能快速推進 SUB-6 頻段的清理。

 

毫米波也好,SUB-6 也好,對于運營商來說,重要的是投入產出比,對于消費者來說,哪個好用用哪個,而目前 5G 還沒進入大規模商用,大家都是打打嘴仗,用不著爭個頭破血流,技術有國界,科學有無國界(爭論中)?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國絕不是封閉的,好的東西自然可以拿來吸收,消化,并轉化為自己的優勢。我們相信,到 2020 年 5G 真正進入有規模的商用之際,華為也會支持毫米波了,那時,大家的技術都差不多,什么 SA,NSA,SUB-6,毫米波全都支持,就再也不用什么之爭了,然后就去 PK 跑分吧。